专家传真-新冠疫情肆虐 交不出货怎么办?

admin 8个月前 (02-26) 快讯 44 0

近期新闻报导,中国政府因新冠疫情,有为厂商出具「不可抗力证明」的可能,而有促成中国供应链「毁约」的风险。不过,值得探究的是,出具「不可抗力证明」真的能免除掉厂商所有义务吗?作为夹心饼干的组装或ODM厂商等中间商,一方面面对供应商提出「不可抗力证明」,另一方面又遇到客户要求依约履行时,又应该如何处理疫情带来的挑战呢?本文就以夹心饼干中间商的立场,提出几点分析。

什么是「不可抗力」条款?

在生产或供货合约中,通常会约定一条不可抗力条款。最基本的不可抗力条款,会先列出诸如天灾事故、能源短缺、爆炸、罢工、禁运、战争、武装事变、政府规定或命令等超出双方可预测并控制之事项,作为不可抗力的定义。在不可抗力发生时,双方应如何因应,会视个别合约而有不同约款。最基本的不可抗力约款,可能会有下列三种约定:

其一、在不可抗力发生时,无法履约之一方必须取得不可抗力的明确证据,并且应该以商业上或经济上合理的努力排除不可抗力的不利影响。

其二、在不可抗力持续的特定期间内,无法履约之一方应该在特定期间内通知对方,否则不得主张不可抗力条款所约定利益。

其三、在不可抗力持续的特定期间内,双方暂时免除依合约履行的义务。不过,部份不可抗力条款,可能会约定双方会因不可抗力之发生,而取得暂时中止合约/订单、延期交货、修改合约/订单甚至终止合约/订单的权利。具体情形,视每一份合约的个别约款而定。

依照以上常见的不可抗力条款内容,供应商因当地政府命令以致无法开工、准时供货时,确实有可能主张不可抗力,而「暂时」免除履行的义务,但未必能「一概」主张免除在合约上所有的义务,而必须具体分析合约条款。例如,合约中如果有特约条款要求供应商防免对客户不利影响的义务时,那么供应商仍然可能因为此类约定负担相应的责任。

采‧访‧线‧上-观光业者急如锅上的蚂蚁

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,原本旅客量大量流失的垦丁观光业,再因「威士特丹号」邮轮有一名游客确诊,更让游客「闻疫色变」,纷纷取消垦丁的订房,让民宿业雪上加霜。 农历年后因疫情升高,游客出游意愿降低,垦丁游客量锐减,导致位于龙銮潭旁的民宿业「星光会馆」率先开第一枪,宣布先休馆一年外,后来「威士特丹号」邮轮,因一名游客被验出有确诊病例,而船上有些游客在邮轮停靠高雄港期间搭车赴垦丁旅游,经一传十、十传百后,垦丁饭店和民宿市场再度掀起「退房潮」,让业者百般无奈,让经营现况更为艰钜。 除了过去繁华的垦丁大街变得冷冷清清以外,恒春街头的热闹景象也不见了,连马尔地夫

不过,确定的是,不可抗力条款通常会给予供应商暂不交货或延期交货的权利,那身为夹心饼干的中间商又该如何是好?此时必须先进行「合约管理」分析情势,以利进行夹心饼干中间商后续的商业谈判。

怎么做合约管理?

合约管理分为两部分,一是中间商对供应商的合约管理,二是中间商对客户的合约管理。

针对供应商的合约管理:对供应商的合约管理,建议先审视不可抗力条款的具体内容,确认供应商具体上可以做什么主张?是暂时停止履行,还是双方都可以要求终止合约?此外,也必须另外审视合约是否有其他特约条款,而使中间商取得其他向供应商请求赔偿的权利。举例而言,如果供应合约特约料件财产权为中间商所有,但料件的折旧或损坏的风险由供应商负担时,在不可抗力期间发生的料件损失,就会是供应商必须向中间商负责的部分,而未必能主张免责。

有关中间商针对客户的合约管理:对客户的合约管理,除了审视中间商能否以为供应商遭遇不可抗力为由,向客户提出基于不可抗力的减免责任主张以外,也建议先行确认合约所约定的违约责任是否设有上限,以及合约是否有特约赔偿条款,以预估万一无法成功主张不可抗力时,最高需要赔偿的金额。如此一来,商业谈判的底线会较为清楚。附带一提,尽管合约所附加的产品责任保险通常有拒绝理赔不可抗力的约款,但如果中间商有投保违约责任,也可以考虑研究透过保险分摊部赔偿金的可能性。

以商业谈判共同解决困境

中间商在合约管理程序中,厘清各该货物的最大责任范围以后,就需要进行内部会议沟通,最后由业务团队出面,与供应商及客户协商,寻求在供应链关系间的最佳共同解决方案。最后提醒,在双方就方案达成合意时,可能不会签署正式的书面协议,不过中间商仍然可以以留存双方达成共识的记录的方式,而在商业关系管理以及风险控制间,达成最佳平衡,减轻新肺炎等不可抗力事件的冲击。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专家传真-新冠疫情肆虐 交不出货怎么办?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700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1511
  • 评论总数:191
  • 浏览总数:12014